電影聲效製作領域大師-鄭旭志 Frank.C
人物深度專訪 / Interview

電影聲效製作領域大師-鄭旭志 Frank.C

 Frank3

本次的娛樂星專訪,我們為大家邀請到電影聲效製作領域的大師:鄭旭志 Frank.C。現任:中影製片廠音效部副理、DTEC數位媒體科技教育中心主任。

在 十多年的台灣電影聲效製作領域裡,賦予每部電影極具特色的聲響以及與眾不同的聽覺設計。其代表作品有:《一首搖滾上月球》、《總舖師》、《大尾鱸鰻》、 《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痞子英雄2黎明再起》、《小時代》、《極光之愛》、《重返20歲》…等等。其中《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曾入圍第49屆金馬獎最 佳音效。

Frank 總是用著最專業最嚴謹的態度來製作每一部作品 , 他為人謙和與爽朗的笑容, 更是讓與他合作過的導演們印象深刻。而這位專業的聲音工作者 , 也對台灣聲效製作領域的教育不遺餘力!

本次的深度專訪將帶大家進入Frank的聲音探索旅程。

 

「玩音樂是我一直想做的事。」

Q:學習及成長的過程 ?

小時候有接觸過古典音樂,也念過山葉音樂班,學生時期聽音樂也不太會去挑什麼想聽什麼不聽,只要有機會就盡量聽,不管是流行還是古典也不太會去挑什麼想聽什麼不聽,只要有機會就盡量聽,不管是流行還是古典,民歌或西洋音樂都不排斥,慢慢的就會從裡面試著去比較西洋音樂與華語音樂的差異性或是特徵。

而到了專科時候有在玩團,玩音樂是我一直想做的事,而且當時也玩團時我們都會Copy歌曲,在玩的過程中就注意到有些聲音在演奏時跟唱片出來的東西不太一樣,就開始產生興趣研究起來了,那也剛好由於是工科背景的關係,因此碰到一些器材的操作或邏輯複雜的時候,反而這對我來說就會比較容易了解及上手。

 

「Berklee的錄音製作,開始我的音樂旅程。」

Q:什麼動機讓你想要選擇到Berklee音樂學院就讀?

學生時代也開始慢慢接觸了一些爵士音樂,但當時台灣的爵士音樂及教育體系其實沒這麼普遍,恰巧之後有機會在一場座談會中認識了張弘毅老師,他也介紹了Berklee音樂學院讓我知道,那時候就對這間音樂學院開始有更多的興趣。而畢業之後我正面臨工作的抉擇,當時我對藝術工作其實都有興趣,無論工藝、 技術、美學、設計類的工作都有興趣。但我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音樂才是我想從事的。

退伍之前,我正在思考我想學習的科系,應該是機械與力學有關的,因此基本上選擇工業設計與建築,當然也沒忘了Berklee……。對音樂也有興趣的我乾脆也申請看看Berklee好了,但退伍後申請的Berklee當學期已經開學了,所以我也只好申請下一個年度就讀。

在退伍後的這段期間,當時台灣也有了TCA這間音樂教育學院,因此我先去了TCA上了兩學期的課(總共有三個學期),MIDI和Sequencing有關的課程,剛好在第三學期開學時,Berklee新的學期也正要開始了,當然我不想再錯過這個機會了,因此我選擇前往了美國Berklee……。

 

Frank2

 

「有些東西是無法用硬體去解決的!」

我選的是錄音製作課程,共同科目與其他學校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會樂器,因此就算當你只是要成為音樂上的Engineer時,一定必須要有音樂人的本質和技巧,不然你在上課的時候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

其中我們有一堂Mixing課程,著重分析和聆聽。我們把歌拿出來討論,在裡面聽到了什麼東西,無論是歌曲頻率或樂器的分佈,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子調整,或是到底為什麼要這樣製作、為什麼要這樣MIX…等等,從中學習試著去聽出混音師到底在做些什麼、以及思考的觀念…等等。

這樣的回溯分析課程是很特別的,當時在台灣很少會有這樣的課程設計。

現在其實電腦軟體的便利,讓現在學習音樂的人,擁有很方便的工具來完成編曲或創作,不過這樣反而會容易忽略音樂的本質與音樂的扎根,雖然是很基本的知識工具,但是在成為音樂本質和技巧上卻是完全不能去忽略或省略的,畢竟有些東西是無法用硬體去解決的!

關於作品做出來好不好聽,完全取決於“人為操作的關係”, 對於音樂的素養,以及你聽過多少東西?聽的音樂是否有轉變為你的認知?因此在你分析音樂與創作時,這些部分都是對你非常有幫助的事。

 

「累積一些實務經驗,輾轉開啓電影音樂領域。」

Q:Berklee畢業之後就回到台灣了嗎?

我們在還沒畢業之前就已經在Boston周圍的 Studio工作, 累積一些實務經驗。我當時開始有在波士頓接一些案子,有唱片、有聲書、影像聲音編輯…等等都有 。另外一提的是以前MIX雜誌有出一本全美國Music Studio的年鑑,比如說A&M 、Cello、Ocean way 這些大錄音室在年鑑當中都可以找到,在以前沒有網路的年代這是還頗重要的資訊,除了音樂的錄音室之外也包含了聲音後期的錄音室。

Berklee每年都會挑選學生作品,製作成宣傳CD。很幸運的,我的三首作品收錄在1998年的專輯中 ,分別是錄音、混音與製作,當然這三首歌也成為我找工作的時候profolio中的一部分。不過我在LA的第一個工作並不是在音樂製作,而是電影的後期製作。

在當時還並不是用Pro Tools來製作電影,而是Avid的另一套軟體Audio vision。剛好我的工科背景也對電腦熟悉,因此也幫忙解決了他們當時錄音室電腦的一些問題,而且剛到那裡時我也利用時間花了兩週把軟體摸熟與加快操作速度,這時我發現從事這個工作必須對影像有足夠的觀察力和敏銳度,才能了解影像跟聲音之間兩者的關係,操作的速度可以有效的達到時間上的控制。

第一年我大部分都在製作Foley跟音效的剪接,直到我升上Editor 之後,因此就讓我上Console台試試,開始給了我為電影音樂混音的機會, 從這時我開始真正進入了電影音樂領域的這個環節。

 

「台灣的的音樂產業幾乎是由企劃與宣傳決定很多事情,可能商業上的某些決定而影響專輯的方向,這可能會導致音樂本質的改變。」

Q:是什麼契機,讓你決定回來台灣?

在回台灣前,當時因緣際會有機會幫Bob Ezrin成立的網路電台與streaming的公司Enigma Digital從事online電台管理與音樂製作,負責的工作內容還蠻複雜的,包含電台程式開發與網路Live Event的製作,當初是broadband才開始普及的年代,那時候對頻寬還是斤斤計較,現在看起來好像不算什麼,可是那時候我們是全美國第一個有online live event和MOD (media on demand)的公司(youtube都是後來的事了),所以之後就被Clear Channel高價收購,收購之後因為發現實際製作音樂的機會不多了,所以決定離開公司。不過當時面臨了一個抉擇,是要繼續留在美國還是回來台灣?

因為當時中國大陸的經濟也開始起飛,他們的音樂產業也慢慢開始發展起來,我長期離開台灣,其實會擔心有些工作上的銜接問題,因此決定在2003年時回台。剛開始有接一些製作與編曲的案子,剛好有參與錄音,也在錄音室與一些老師們工作,不過在當時工作的模式或是流程的認知上好像有些不太一樣,因此我們需要常常協調溝通,但最後也因為老師們的專業與經驗,我們當時也共同解決了很多問題,而且工作過程中也激發出了更多創意出來。

而當時台灣的的音樂產業幾乎是由企劃與宣傳決定很多事情,可能商業上的某些決定而影響專輯的方向,這可能會導致音樂本質的改變,也就可能不是由製作人根據歌手的特質來量身打造作品,而比較像是仿造一個已經成功的藝人與模式(例如:你可以做得跟某某很像的風格)已經感覺不到原創該有的元素與味道了….。因此在那之後半年,我問我自己:”這是我要的嗎”?我覺得這跟我當初回來台灣做音樂的想法完全不同,甚至我也不禁思考著是否要回美國……。

 

Frank1

 

「我重視教育,所以決定留在台灣!」

不過這時剛好當時文化大學進修推廣部已經興建完成,他們也和我討論了開課的計劃,我當時提出了計劃書與設備器材配置,很快的半年後就完成了,剛好教室也是我設計的,本來我已經跟以前同事講好要回去了,但後來經過天人交戰的反覆思考後,我發覺教育是很重要的,就決定留在台灣了,畢竟台灣是我的家啊!

 

「作聲音的時候,不僅要有方向,也要具象的形容去討論與溝通!」

Q:在你處理電影聲音的後製工作中,如何跟導演協調及溝通?

這其實要看人而定,因為台灣的電影或者一些亞洲的電影,製作人通常是很重要的,他們可能是專門決定創作方面的事情。而有些導演他會信任你,或者是你知道導演要的是什麼,他們基本上不會太干涉,但是基本上他們可能已經有想法了,但其實也不會一開始就說的很具體。所以我和導演溝通的過程,通常都要把問題具象化,例如:”鏘”的聲音有高有低,還是要聽起來亮一點或是暗一點,我會去試著理解他講的意思。

我舉一個比較明確的例子:痞子英雄第一集裡面有一個“反物質炸彈” ,導演要做出這個聲音,當時我請他先把動畫特效做出來,我根據所看到的去想像它的聲音,這要符合視覺邏輯跟方向性。然後在痞子英雄第二集裡面需要作EMP(電磁脈衝)爆炸的聲音,但真正EMP在爆炸時是無聲的,那我要如何去揣測他所要的聲音…?因為在我們生活經驗當中,看到很亮的色彩或是物品在畫面上,它跟音樂或聲音上會是相對的,通常他給你一個很亮的畫面或特效時,你一定不會配一個低音給它,去讓畫面與聲音產生明顯的對比。大型聚光燈一閃,或者忽然一道瞬間的陽光閃過,這兩者聲音呈現都是不一樣的。

因此除了你的經驗累積之外,也可以看其他作品去找到影像與聲音的關聯性。有時候會因為心理上的因素覺得不適合而感覺這個聲音畫面會卡卡的。

所以在作聲音的時候,不僅要有方向,也要具象的形容去討論與溝通。而在配樂來說也是這樣的道理,快樂與愉悅這兩者也是有一點不一樣的,因此在電影初剪版本完成時,我們會去把大概的配樂方向定出來,好處是你可以從中討論出一個清楚的方向,有些導演會直接說明,這一段我要放“法櫃奇兵”這一段音樂之類的,因為如果沒有真正放進去的時候,你會不清楚你要營造的氣氛或是配器的編制是什麼,因此具象化可幫助你在討論或規劃所要呈現出來的效果。

另外,當然如果可以提供一些demo來幫助導演清楚他的方向也可以。但有時候就會產生一種既定印象。反而會跳脫不出來去創造新的東西,所以挑選配樂demo的時候就要很小心,而且也要跟導演討論demo與正式配樂的差異以及可能性。

當然剛剛提到的這個階段不見得是負責音效的人要去做的,而是負責配樂編寫的人要事先準備好的前置作業。這部分的工作在國外是有專門的人分開完成的,但在這裡我可能就必須要一起做。另外,如果這個電影裡面有二十個cue點下音樂,但這二十個cue點的音樂可能是無法滿足這整個電影所需要的音樂段落編排。可能也許只有某個十秒的段落,這時我需要做一個串場的聲音或一個音樂的氣氛鋪陳給那個十秒,因此大部份不會特別為了這個十秒再去錄音室錄音樂的素材。這個時候我就需要取得某幾段配樂的大分軌,取段落中的樂句,整理成十秒的串場音樂段落。因此配樂的Sound Group,與Sound Track對聲音編輯來說是很重要的,這些會讓你在音樂上面會有些彈性的調整空間,在Mix的時候可以作比較精細的調整。

 

「發揮創意以及想像力的時刻!」

Q:當你音效資料庫沒有的素材

我們會委託Foley Stage來錄製,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地板,各類材質可以敲出我們需要的聲音。錄完音效之後我們再去堆疊合成出我們所需要的音效。大部份的音效庫的資料都是雷同的,但我們會把音效堆疊合成,與聲音設計。

台灣常常會把音效的聲音設計講得很高深,聲音編輯和聲音設計是不一樣的。例如買了IKEA家具放在家裡,這算是組合與擺設,不能算是設計,塑造一個原形才是設計。

這個行業,可能覺得音效聲音剪輯是比較沒有聲音設計這麼酷吧…不過總的來說,Sound Editing這個工作的確是非常專業且重要的。

 

「吸收前輩的經驗,檢視自己的作品。」

Q:如何持續維持良好的狀態?

這其實在哪個行業都是一樣的。

除了不斷的吸收前輩的經驗與學習,不能讓自己停滯學習,一定要去檢視自己的作品,這點不能忘記。因為在檢視的過程中,就會發現自己的盲點或是有些不太好的習慣,因此我通常都會一段時間,回頭自我檢視工作是否有哪些盲點。

再來就是:工作的心態問題,聲音工作者和做音樂都是一樣要養家活口,這也是很重要的。年輕人剛開始都會面臨客戶需要「又快,又好,又便宜」,但成本是有底限的,卻也是可以量化出來的,有些成本是有形的,有些成本是無形的。

例如時間成本,要懂得算出自己的底限在哪裡。有些做音樂是繼續撐的人,不見得他有賺到錢,是因為家裡給他的支持。這點會導致大部份的人會認為,是不是家裡要有錢才能走音樂這條路?我認為這是不太對的想法,因為家裡能夠資助你也只是一時,還是得要靠自己自身的努力才有辦法真正走出這條屬於你自己的路。當然如果我能做出好的音樂讓大家也喜歡,這也能讓我對音樂更加明確我的目標。

 

「生活品質的重要性!」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是:維持生活品質,當你遺忘生活品質對你的重要性,當你累積的專業經驗到了一個年紀之後,有可能因為過度勞累導致沒有辦法延續你的經驗,更無法傳承經驗給新人,有些人會因為這一點,徹底離開音樂這個行業,轉行從事別的事業。這反而是一大損失。我們需要把經驗留給這個業界,縮小技術斷層的差距。

 

Frank5

 

一個人的成功,就看他一生平均花了多少時間在他的專業上。

你想成為一位好的錄音師或樂手,就看你一天平均花多久時間在專研錄音或練琴,當你還是新手時,應該把大部份的時間放在這方面,因為這個時代會讓你分心的事情太多了,夜店、社交… 等等各種娛樂。

我們當時在Berklee的那些同學們,最傑出的同學都是到半夜兩三點,你都還能看到他們還沒離開練習室。這猶如種子發芽開花,結出果實,這都是需要時間的投入積累才能得來的。

 

Q:未來會規劃相關的音效編輯及音效設計的課程嗎?

當然也是要有時間啦(笑)……畢竟這個教學的規劃它不是單純像一般軟體的教學或是觀念的分享,它需要事先理解一些聲音的觀念以及基本的軟體操作,而且它需要很多實作,以及對影片畫面表達的理解,以及溝通的藝術等等。

因此….敬請期待吧!

 

小編:很快的訪問時間又到了尾聲,我們謝謝Frank 老師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專訪。

(接著Frank 老師與我們道別後,轉身甩著他藝術家般的長髮….繼續進入錄音室裡完成他的音效工作)

 

期待未來能看到更多Frank 老師經手的電影鉅作誕生!

 

採訪:WAVE G

編輯/照片編修:江曉音

攝影:WAVE G

 

Copyright ©2015 愛世紀聲像. All rights reserved.

文章歡迎引用分享,轉載請標明原文出處,謝謝。

 

 

 

 

 

 

 

 

 

2015-02-09

About Author

admin 愛與文化的視聽融合。 愛世紀聲像是台灣自製的流行音樂與影像產品,堅持有價值的好內容!提供最優質的華語音樂的專業資訊與服務!


4 COMMENTS ON THIS POST To “電影聲效製作領域大師-鄭旭志 Frank.C”

  1. cheap ray bans 說道:

    Thanks very interesting blog!

  2. 第一次访问,支持一下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