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音樂製作人-朱敬然 Andrew Chu
人物深度專訪 / Interview

華語音樂製作人-朱敬然 Andrew Chu

ACFB04朱敬然(Andrew Chu),來自香港。華語音樂知名唱片製作人,詞曲創作人。從事音樂工作19年,製作膾炙人口的K歌,代表作,如丁噹【我愛他】、嚴爵【謝謝你的美好】、 關詩敏首張專輯【關在家】、楊宗緯【初﹒愛】、Dream Grils、杜德偉、歐漢聲等等歌手的作品。 Andrew藉著在音樂產業工作的途中,選擇到英國LIPA深造音樂藝術,在短短一年裡面,吸收藝術與音樂,淬煉出一種創新又獨特的創造力。經歷了音樂企 劃與版權A&R工作,與陶喆以及音樂圈各個重量級人物的合作中,所累積的經驗,讓他用在今後對每個藝人歌手們的塑型更加瞭解之外,深造一年所吸收 到的藝術廣度,回到台灣擔任音樂製作人,讓歌手對於音樂作品的呈現,他的彈性持著開放與創意,讓歌手有發揮空間,合作的歌手作品都有別於與以往作品中,帶來很多不同的表現。例如溫嵐、丁噹、楊宗緯與杜德偉的作品比以往多元,帶給聽眾們不同的音樂感受,製作人Andrew說,音樂這條路就是KEEP GOING,不停歇的創作,不停歇的感受,生活就是音樂。2013年參與內地音樂競賽節目【全能星戰】,擔任陶喆的製作人。

 

AC9060

今天很榮幸能夠邀請到流行音樂界的唱片製作人朱敬然,Andrew老師。

(註明:以下訪談人物以英文稱呼表示,主持人WG,標示為W,來賓朱敬然Andrew老師標示為A。)

W:「相信大家都有聽過梁靜茹的(情歌【情歌沒有告訴你】,【沒有如果】﹔以及丁噹的【我愛他】﹔還有在近期楊宗緯的【初﹒愛】專輯等等,這些熱門的K歌都是老師製作的。

 

Q1:進入唱片圈?

A: 「今年是2013年,我從進這行到現在算起來,已是19年了。我是1994年入行的。我大學唸的跟音樂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科系,我是唸旅遊業管理的。比方說 旅行社啊。我從小到大都是在玩音樂,我的第一份工作本來跟音樂沒有關係的,記得,當時我在大學的時候Part Time主持電台節目,那時候認識了一些朋友。1994年我在香港工作,正好滾石唱片到香港開始開發音樂事業,並設立了香港滾石。當時他們在尋找企劃,所 以我就進入滾石。我的第一個老闆,是填詞人李焯雄老師。」

 

Q2.唱片企劃的概略說明。

A:「這個職務(音樂企劃)跟音樂製作方面相較來說,相差甚遠,屬於不同領域。因為企劃這份工作是什麼都要涉略,但除了音樂製作。」

 

Q3.從事唱片企劃工作時,曾做過哪什麼歌手?

A:「第一個接觸的藝人是BEYONG。超級偶像。幫他們做企劃的時候的時候非常興奮!林憶蓮,憶蓮姐專輯,還有杜德偉大哥的專輯。」

ACFB01

(照片提供:Andrew Chu 老師)

 

Q4.從企劃部到製作部的淵源?

A: 「我做了兩年半工作之後呢,我思考自己的路。然後,就申請從企劃部調到製作部,也一步步離製作領域靠近了。作了半年的時候,我被製作部的老闆給挖角來台 灣。當時1996年,台灣成立一個新的版權公司,PEER MUSIC版權公司它是一間國際型的版權公司。我在滾石的部門主管,給了我這個訊息,問我是否有興趣到PEER MUSIC版權公司台灣總部,他們需要一個創意經理。職務基本上就是聽歌,賣歌(A&R)。 我獲知之後一口答應。因為當時,台灣正在滾石時代,有周華健,華健哥、張國榮、BEYONG,他們都在滾石這個大家庭,直到後來的中國火:張楚、竇唯、何 勇、唐朝…,也是在滾石底下的,所以,台灣的音樂文化是令我好奇又嚮往的。比起香港來說,1996年台灣的音樂的多元性比起香港豐富。」

W:「對。」

A:「市場也大很多。」

A:「所以那個時候我當然是二話不說,就來了!收拾行李,把所有樂器包好,飛過來了。那個時候是1996年底。」

 

Q5.老師除了從事音樂工作之外,是否有音樂創作?

A: 「我來了台灣之後,在PEER MUSIC工作。在90年代,音樂市場的景氣是很好的,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地好!我除了推銷一些老師的歌之外,也推銷了自己的創作。那個時候我寫了兩首歌— 李玟跟劉德華的獎學金。怎麼說呢?一首是劉德華的【他的女人】,另外一首歌是李玟的【顏色】。最重要的是【顏色】這首歌。因為這首歌在1998年世界盃足 球賽的台灣區主題曲,收錄在裡面,這個專輯是全球發行的,SONY MUSIC當時剛好挑了這首歌。哇!我收到版稅的時候都笑出來了。」

W:「以前的景氣真的很好。」

A:「對。」

 

Q6.跟我們談一談你前往英國進修音樂的收獲。

A: 「從小到大,雖然我都有學音樂,無論是家教老師教我,或是學校的音樂社團,但是我沒有真正的去音樂學校念過音樂理論。我決定把存下來的版稅,去英國深造。 當時剛好利物浦有一所學校LIPA 【利物浦表演藝術學校〝Liverpool School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那是披頭四Paul McCartney所開創的學校,Beatles 我是他的FANS。他們是大家的SUPER IDOL。我把整筆錢拿去英國念書念了一年,念文憑科目。那時候是在1999年。」

W:「當時念什麼科系?」

A:「這所學校 很特別,他的學校有四個學院,舞蹈、表演、音樂、錄音工程。我對音樂有興趣,但是自己還沒確定是要學純音樂,還是要學歌唱聲音系統,不然就是走純技術,錄 音工程方面的東西。文憑科則是把兩年的東西濃縮,這對我來講是最棒的一件事。那時候我思考,音樂市場是不等人的。這個學校只要念一年取得文憑,對我的幫助 與吸收相當大。我對老師說,我可以都選修嗎?就這樣全部都選修了。我來自香港,英語對我來說也滿熟悉。」

W:「這樣一來學費需要比較多嗎(全部選修)?」

A:「也不會。」

A: 「在音樂生涯中,那一年是我覺得最棒的一年。我鼓勵大家如果有機會去學音樂,不管在國外還是台灣,能夠全職(全心)的去學,去一個環境裡面學音樂,真的很 棒。如果你做音樂一陣子了,我覺得你可以安排進修。進修不是所謂技術層面,反而是加強你在音樂理念,與音樂Sense 拓展藝術視野。你想像一下,我在利物浦整年,學校彌漫着藝術的氣息。不是說,副歌夠不夠強?編曲夠不夠厲害?寫詞能力夠不夠有梗?你在音樂學院裡面,寫個 10分鐘的主歌,都沒有人管你!在學院是在栽培你在音樂與藝術的素養。我每個禮拜去聽音樂會,每個月規劃自己去倫敦看音樂劇。就在這短短的一年的時間,大 大地充實自己。」

 

AC9273

Q7.跨入成為音樂製作有什麼不同轉變?

A: 「學音樂,玩音樂,做音樂這三種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從入行,然後到利物浦深造,在2000年,透過圈中朋友的介紹認識了陶喆,加入俠客的行列擔任製作統 籌,說到David,我和他兩人學習的背景相似,也是基督徒,熱愛Beatles,wow,我們既是老闆與同事,師徒,好朋友這樣的微妙關係,在2003 年,他讓我製作了TENSION這個團體。就這樣我的音樂領域,也因為這幾年來所累積的Credit與風評,而給了我音樂製作的機會,我非常珍惜這個機 會。這條路,走得很遠,這些年來,從企劃→製作部→版權公司→留學→學成→回到製作部→當陶喆徒弟→製作,到今天從事音樂製作的資歷是九年。雖然這條路繞 得遠,但我一路上學到很多東西這是我反而覺得很幸運的。以這個行業來看,除了音樂製作的領域以外,我吸收到了各種角度所產生更廣的看法。我們在社會上工作 或是創業,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即成。」

W:「那麼與從音樂創作人直接升格變成製作人,對於音樂或是看事情的角度有不同的面向嗎?」

A: 「大部份的人會覺得有些不一樣,不過我覺得不會有什麼差別,因為以我自己來作例子,由於從事過這麼多職務與每個階段會有不同狀態, 從市場推廣,留學,當製作人也是製造,進而販賣。所謂我們要的主流音樂,如果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商品,多少要考量到“聽的人是什麼感覺”,是一種 “Feeling Business”,也與觸覺有關聯,你要觸動到聽眾的心。如果做音樂,缺乏了這個元素,那可以說是,你的音樂是一種“餐廳音樂”填滿空間,條列式樂句, 但是什麼都有,就是沒讓你聽了有感覺。這是要交給消費者印證的,這是要有一個理由可以對消費者交代的。我聽過有一位名人對於音樂,就分兩種:【Good Music】、【Bad Music】。我的解讀是:【Good Music】聽完讓你有感覺留在心裡,不論哪種形式的音樂,例如:舞曲,有沒有爽快?精彩?情歌來說,需要Drama 推動情感,這是一種Feeling。藉由編曲的樂句,樂器輕重,和聲編寫,歌手詮釋表達方式也是一個重點,放大情緒,讓作品產生層次。」

 

AC9160

Q8. 「進入俠客成為陶喆工作夥伴,成為戰友,無論是音樂製作搭檔,或是生活種種體驗,是否帶給你什麼特別的感受?」

A: 「不同的工作領域的確帶給我不同工作體驗與感受。做音樂是一種發掘,我們幫歌手設定,帶領歌手在這張音樂作品裡面,該呈現這個狀態,我像是導演的角色,歌 詞是劇本,編曲是佈景,旋律(曲)是表達文字裡感覺的音調。對吧?歌手就是一種角色,協助角色的設定他可以在何種故事情境中。第三者?第一人稱?為什麼要 這樣表達?對我來說是一種有點心理學的方式。因為不是叫你哭就哭笑就笑,沒有按鍵去按,請歌手這樣做的。製作人面對不同的歌手,讓歌手入戲的方式都不一 樣,例如某些人對於過世的寵物就有所感觸。而編曲製作人的關係也密不可分,在很多的溝通之下就會產生各種氛圍。」

 

Q9.全球化的時代,音樂比以往便利,對於參與製作案會用不同方式嗎?

W:「全球化的音樂時代已經來臨,華語音樂的製作方式與過程,老師在台灣發案國外樂手,讓樂手在Home Studio錄音,還有老師在飛各地後製,做母帶到了美國韓國等地。全球的便利性讓你在參與製作案的過程,給你什麼樣不同的觀點?」

A: 「我必須說,科技是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之外,也是在音樂行業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改革角色。一開始,留聲機所帶給人們的影響,卡帶,CD,前幾年CD可以被複 制,人們的複製燒錄,整個改變,甚至摧毀了整個音樂產業原有的銷售管道。如今音樂的模式,變成數位mp3,I phone,I pad等等智慧型手機結合網路,也整個改變了傳統的音樂銷售管道,建立音樂的另外一種消費形態與藝人的經營,行銷的方式也因此改變。在不同的國家也感受到 這樣的氛圍。我們已經破除了地點的限制。因此,我可以找各地最棒的樂手,透過科技的便利,來完成一件很棒的作品,甚至我可以不用出門。最大的限制就是感官 與想像空間,因為沒有時間控制與地域的問題。以前製作音樂,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購買機器來完成一首作品。我在大學的時候就投資了不少錢來購買器材,只為 了做音樂。現在則是只要一部電腦,甚至I pad就可以幫助你完成一首歌。現代的年輕人比我們幸運許多,透過音樂素材,他們要完成音樂作品的速度也比我們快。為何我們的音樂作品成為可以販賣的商 品?就在於專業者合力達成,從無到有的生成。這與業餘音樂創作者不同之處,他們對於音樂具有無邊際的想像力與創造力與對音樂的直覺則是我喜歡的部分。 專業工作者與業餘差別在於:經驗,對音樂的感官,對音樂的看法,觀點,有專業的分析還有堅持。國外對於音樂的養分與華語音樂養分的不同,華語音樂的背景上 是圍繞著西方音樂的架構在成長。西洋音樂是流行音樂的發源。無論你聽到的搖滾,R&B,HIP HOP……等等,在華語音樂,我們則是學習,仿傲西方音樂的段落,當然一首作品的架構就不盡相同。從小到大就有的等於是一種語言發源地,是很自然的,類似 藝術中的普普,印象派,後現代主義的派別分類。我們的音樂,例如HIP HOP,就變成另外一種非自然角色,我們開始分析節奏,架構而完成作品。馬來西亞跟新加坡近年來的音樂也頗有自己特色,這兩個本身是英語體系的國家,收音 機打開來都是英文的音樂。就像你餵小孩吃什麼,小孩就吸收什麼的道理。音樂也不是高不可攀的,如果現在的年輕人接觸的音樂是西洋文化,習慣西洋音樂語 言,YOU TUBE 的資訊非常充足,就可以讓你聽很多音樂。我相信他的感官一定比我厲害。但是音樂製作人之所以擁有的位置,就是在音樂上的Sense、經驗、堅持、原則。我 喜歡收藏手錶。以G-SHOCK來說,價格不同,是他們懂得結合潮流,與經典人物共同合作,開創新的設計,這個品牌文化跟音樂文化是有相似之處。」

 

Q10. 主流,與非主流的定義?

A: 「以剛剛年輕人的例子來說,如果這個年輕人只有吃韓國菜,那麼他所做出來的音樂就偏向韓式。如果你讓他吃西班牙菜,他可能對這道菜不熟悉甚至不想吃。因為 他所處的環境是那樣。但如果有一些年輕人什麼菜都吃(什麼音樂都聽),想聽就聽,不聽就聽別的,如果沒有領悟到一個,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音樂,那麼他會非常 混亂,作品會沒有重點。如果懂得研發,創出新的菜色,就會是一種新的流行。」

ACFB02

(照片提供:Andrew Chu 老師)

 

Q11. 與國外樂手合作時候,由於國外樂手的樂器也好,由於文化不同,各國音樂都會有某些慣用的樂句以及表現手法。當你需要他們去改變演奏的方式,而產生某種音樂上的衝突,你要如何溝通,讓他們做到你想要的結果?

A: 「這是製作人本身要做的功課,與主導一件事情的環節。很多人都會問說:製作人到底是在做什麼的?在音樂這個方面。假如我找一個拉丁美洲的樂手演奏非洲樂 器,那我思考我會需要什麼氛圍?另外一點是,我是需要樂器的表現技術還是樂手的手法?這在一個音樂作品是需要設計的。音樂製作人就像是經理人,音樂本身就 像是一個商品。製作人找編曲會評估編曲所擅長的與編曲可能發揮的。這就是製作人所需要考量的,能不能有火花?不一定。做音樂在任何的環節裡面,讓我很興奮 的地方是,在過程中出現一些我沒有預估會有的東西,無論是過程或是結果。我們通常憑著自己過去的記錄跟過去的習慣。以前我在編曲的時候,遇到一些狀況編不 出來,我拋開了過去經驗,不用以前慣用的音色,突然發現一些很有趣的表現手法,讓我Surprised。記得有一次我在錄吉他,樂手彈完之後通常我都會請 他再彈一兩個不加思索亂彈一兩樂句,果不其然即興創作的,反而是我非常喜歡的,結果亂彈的是我用的。這是一個很怪的Take,因為這一段將原本設定好的音 樂,產生另外一種新的撞擊!In the music world, don’t try to so the right things, try to do something wrong to start with! 」

 

ACFB03

(照片提供:Andrew Chu 老師)

 

Q12. 老師除了擔任音樂製作人,也擔任演唱會音樂總監。過程覺得最大的挑戰?

A: 「我的心態是和作專輯一樣的。專輯是製作10首歌,演唱會一首歌,一首2兩個半小時的歌。我從事這個工作是“Feeling Business”,主要是控制與影像觀眾朋友,聽眾朋友的“Feeling”。消費者生活平淡,喜歡有劇情,不想要刻板文化。不然,我為什麼要花四分鐘 聽一首歌,或是花兩個半小時看演唱會,或是花120分鐘看一部電影。他們都是從你的作品中找到自己的情感的宣洩口,劇情是有高低潮。演唱會的音樂總監要宣 傳整個SHOW的可看性與可聽性,了解藝人的強項與弱點。在一場演唱會的設計,讓這位藝人發光。這就是跟製作人不一樣的地方,不是為了製作人(本身的地 位),而是這位藝人。因為消費者買專輯是因為喜歡這位藝人。換言之,我做演唱會,例如丁噹來說,他能歌善舞,而且不單是音樂上的考量,好不好看?她有什麼 能做的?這都是我要思考的部分。所以【歌舞線上】的這個SHOW。怎樣把音樂劇用她的歌曲融入其中。像這四個不同風格的(芝加哥,房屋出租,獅子王,天鵝 湖)音樂劇致敬。用音樂與視覺感官呈現出這四個段落,讓觀眾感受到演唱會的豐富。除了歌聲,舞技,舞台的等等。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在音樂上面的包裝。如何用丁噹的歌曲,讓他展現歌喉,舞技,製造高低潮,讓觀眾不覺得悶。」

 

ACFB06

(照片提供:Andrew Chu 老師)

 

Q13. 音樂總監在過程中,面對不同部門,老師是如何協調的?

W:「這一切的流程裡面,由於要各個部門的人員,才能把整場SHOW給完成。過程中老師有什麼感想?」

A: 「哇,這我就要謝謝陶喆,他開了一場黑色柳丁的演唱會,在2003年我跟著吳慶隆老師一起學習,當時我是Programmer。這個位置很有趣,不是演奏 樂器,是要配合跟樂隊,一起共同進行整場演唱會,是Mixing,不能出差錯才能連結起來,這個工作滿複雜的。無論了解全部歌曲,樂手,等等都要串聯。當 時很高興可以做這件事情,榮幸與慶隆老師合作對於舞台上的Set up,音樂流程是否順暢,音響錄音工程的設定,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燈光設計,行銷宣傳,觀眾熱衷。作演唱會,這段時間我就像一塊海綿!音樂製作人之前的 相關工作雖然跟音樂的關係是淺的,但慢慢來看,這一切都有關聯的。主要是保持好奇心,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學到的東西哪時候反而對你非常有用處,甚至非常順 手。音樂總監,從挑選樂手,管理樂手的過程非常有趣,因為這是人的關係經營,大家是一個團隊,一個大家庭,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大挑戰。演唱會有四個重要關 鍵:1.藝人本身2.唱片公司3.演唱會製作人4.音樂總監。音樂總監接到老闆指令,開始規劃音樂的Rundown,之後演唱會導演就依照Rundown 設計舞台,燈光效果,視覺效果,歌手服裝,樂手位置,編制有多少,運用Know How執行,而達到我們所要的目的。所以我了解演唱會製作人的職務裡面,讓我知道為何要修改,要補強8個小節,原來是要讓歌手換衣服,因為畫面呈現什麼, 我在音樂的構思要添加什麼顏色。現在的時代,做音樂不是只是做音樂,要配合行銷,配合什麼節目,就是個整體包裝的一個行為。只是,我們不是純藝術家添加太 多個人色彩。也因為這些接觸讓我柔軟,我會去思考,為什麼別人要改,這是有一定的原因在。而不是一定要那樣的無理取鬧。」

 

Q14. 老師身為一個音樂的藝術家,你如何保持住音樂上敏感的體質?用什麼方式?

A: 「看電影。我很喜歡看電影!一首歌其實就像是一部電影,幸運的是,這部電影只要四分鐘。演唱會也是一部電影,在於什麼手法去鋪陳一部電影,電影的優勢是有 文字與聲音。演唱會的優勢更多元了。音樂則是一種發掘!人家找我是因為我擅長發掘歌手新的感覺!如剛剛我提到的年輕人,他的歷練與發掘自我,他也許有機會 成為一個成功的藝人。另外重要的是,我本身是基督徒,音樂會有一種特別的靈感,靈魂的感受。上帝跟我的關係藉由音樂傳達。除了查經禱告,與藝人之間的關 係,為朋友禱告等等。我的靈裡一致,讓我不會這麼疲憊。假如我身體很累,但是我精神上卻能夠維持,把這份工作給做完,還有很多事情讓我能夠看得清楚,事情 做的輕鬆。」

 

Q15. 信仰是你非常強大的支柱

A:「對!有時候我覺得有些歌曲不是我寫的,是上帝透過我。例如一些我覺得很有感覺,很有領受的作品,我像是一個媒介。」

 

Q16. 在寫歌創作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W:「唱片公司要的歌形,你如何轉換訊息,就像AD/DA轉換器一樣?」

A: 「你接受的訊號的方式是多元化的,但是如何你把訊號消化,轉換成為一個有用的資訊。現有的內容多元化,例如一首,需要吶喊口號的舞曲。你要設計一個張力出 來。抒情歌曲的想像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如你如何把一個R&B歌曲轉化成很有張力的歌曲。你永遠不曉得你會蹦出什麼東西出來,到最後這個本質還是 音樂!品牌不同,品質不同,接收的方式也不同。製作人收到歌曲有時候會抗拒,對我而言慶幸做過這些工作,我會站在外面角度去思考,這首藝人的定位?歌曲。 考量?策略?功能?包裝?轉換成音樂要達到的目的。例如你前奏不能10 個小節還沒進主歌,不然戲都演完了還沒開始唱不就很奇怪。最重要的是聽眾聽到你的東西,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同行就是探討技巧,技術,什麼器材完成。但我喜 歡非技術性,群眾聽到的,如果一首歌是你每天起床必聽的歌曲,就太棒了! 」

A:「“Popular Music”的意思是:Music For The Population.”讓喜歡聽音樂的人,聽了很有感覺,那麼就成功了。讓你很開心,莫名的憔悴,那就對了。好順噢,高音好棒噢,那就沒Feel了。」

 

Q17. 想對未來有志成為音樂製作人的年輕人們提供什麼樣的建議?

A: 「市場機制只是一個過程,消費者需要音樂是從來沒有改變過的。目前音樂沒有消費機制去統合,太多免費,我們如何養音樂工作者?專輯就好像是藝人的名片,可 以讓藝人介紹自己,獲得其他工作。但是音樂工作者寫歌卻已經不一定能夠賺取達成供給生活的所得,在音樂市場生存,利潤變少了。供需不平衡了,我們變成要寫 更多的作品以達到一個收入。如果把音樂作為純興趣,那麼都可以有一些好的程度,例如Street Voice的平台,更便利,讓你一天發表一個作品都沒問題。回到實際面,如何創造經濟效應,就是重點所在。我想告訴你,千萬不要氣餒,有自己平台可以發表 是好事,這個市場,好比說ITunes付費買音樂,也是經歷了一個整頓期而有的平台,在未來難保音樂的形態不會像是有線頻道一樣,我們付費享受收視,收取 廣告利潤,這個例子就像YOU TUBE讓一些人養活自己。這是唱片業要思考的問題!年輕人,你喜歡音樂,不妨去做吧!學習你現有工具的技術面,和聲,和弦,技巧,培養你對音樂的專業 度。所以音樂教育是未來必然的趨勢。給一張紙,一支筆,教你畫圖,教你創造。這是政府可以重視的,音樂工業的低迷就會有所轉圜。最後,我想對成為音樂製作 人的音樂人說,Keep going!持續堅持下去。」

AC9223

 

 

 

特派記者:WG

編輯/攝影/照片編修:江曉音

部分照片提供:Andrew Chu 老師

 

 

2013/5/25

Copyright ©2013 愛世紀聲像.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05-23

About Author

admin 愛與文化的視聽融合。 愛世紀聲像是台灣自製的流行音樂與影像產品,堅持有價值的好內容!提供最優質的華語音樂的專業資訊與服務!


2 COMMENTS ON THIS POST To “華語音樂製作人-朱敬然 Andrew Chu”

  1. 耀訸 說道:

    感谢分享,音乐人伟大就是在于分享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