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十年-蔡伯南
人物深度專訪 / Interview, 視頻 / Videos

下一個十年-蔡伯南

 

lcm-interview:kevin-tsai_0314歲學習吉他,第一首創作也是代表作“癡心絕對”由李聖傑演唱,至今仍是KTV點播率極高的歌曲。10年間,他展開旅程,閱歷生命中的美好,遠赴日本語言學習的那段時間,經歷了311日本大地震,讓他體悟思想著感激與純粹生命的重要 。吉他是他抒發情緒與創作的夥伴,目前在文化大學教育推廣部開班授課。他體會音樂的快樂,也希望能將這份快樂傳承給處在競爭激烈的小朋友們。

28歲的蔡伯南,除了持續詞曲創作之外,如今也是一位藝文人。他說,加入藝文人的行列,感染藝文氣息的同時,希望這與眾不同的藝文空間能帶給大眾品嚐更多元化的休閒時光。

主持人:鄧明惠       特別來賓:蔡伯南

(以下問答,鄧明惠以主持人標示。蔡伯南先生則是以蔡伯南做標示。)

主持人:大家好!我們今天來到了文水藝文中心,也請到了蔡伯南先生來為我們做專訪。

主持人:伯南先生你好。

蔡伯南:明惠妳好 。

主持人:你好。

 

lcm-interview:kevin-tsai_09

(主持人Ming-鄧明惠)

Q1.踏入詞曲創作的初衷?

 

主持人:14歲的時候你就開始學吉他

蔡伯南:恩

主持人:那你開始作曲作詞的時候,聽說有個小小的故事。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

蔡伯南:一 開始寫歌,是在我14年的時候,現在我已經28歲了。  我成為創作人是因為一位女生。

主持人:喜歡她?

蔡伯南:恩,對!  一個喜歡的女生。是我國中隔壁班的一個同學這樣。當時我是其中一個一起去圖書館讀書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就可能是青春愛戀萌芽期吧。(笑)對她很有好感。平常大家就是朋友。直到有一天,看到她交男朋友了,那麼,我在那個時候寫了一首歌,叫作癡心絕對。後來是由李聖傑演唱的。我剛剛說的這段故事, 就是這首歌的由來。

主持人:所以那一首歌,與故事,就是你寫給她的情書嗎?

蔡伯南:算是一個第一人稱的一個記錄。

主持人:當事人知道這件事嗎?

蔡伯南:我記得學校每年在12月的時候都有聖誕節晚會,然後那時候就有上台演唱。那個時候,就很神奇噢!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因為大家國中生就是愛起鬨嘛, 我寫完這首歌 ,開始唱的時候,我想說把我的歌詞傳給班上同學看看,就像是傳紙條; 想讓人家聽聽看這首歌。然後,開始慢慢地,班上  1個人、5個人、10個人都會唱了。這首歌開始在我們班上,跟我喜歡的女生她們班上流傳開來。後來,那位女生也知道是我寫給她的歌曲。我們同學決定要在聖誕節的晚會大家一起去表演這首歌,經過了表演之後,我們那個年紀裡,大家都知道這首歌。話說來,我也覺得很神奇!

主持人:紅了!已經開始紅了!

蔡伯南:我當時真的是覺得很意外,除了自己把這個故事記錄下來,也沒想到會這樣。因為那個時候我的成績其實不是太好。因此,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謂的“成就感”。對!那個時候突然有一種自我被肯定的感覺。其實當時,我真的什麼事情都做不好。而且我們在那個時候是學生時代,大家都滿競爭的。

主持人:之後就上台唱了這首歌。

蔡伯南:恩。 然後大家都跟著唱,我的心裡其實是滿感動的。

主持人:就有一種享受當歌手的感覺。

Q2.你想給現在同樣14歲的青少年什麼建議?

主持人:在你14歲的時候,開始拿到了你的第一把吉他就開始寫歌了,那麼你是否能給同樣在14歲的青少年,一些什麼建議或是想法 ,當你14歲時候,你遇到的瓶頸也可以。 來分享幾句話!

蔡伯南:14歲的同學噢,我覺得現在14歲的同學跟我不曉得能不能這麼說。跟我那個年代的14歲已經有些差距了。我好像上一個世代的人,呵呵。我會覺得他們已經是不一樣的想法與思考。尤其現在網路這麼發達,獲得比較多的資訊,無論在聽與看的層次還有Sense,整個都提高許多。唯一不變的是,我覺得在14歲那一年,我們大家的環境是差不多的。大家都留在學生時代。當時那個時候我們還是為了學業在打拼,是因為有那一個大環境的包袱,這是現在仍舊沒有改變的。所以我從寫歌創作,找到了我自己情緒抒發的缺口(出口),對我而言,那是我的叛逆 。我是很文學的人,但在寫歌創作中, 算是我的叛逆。

主持人:對你而言,創作,是一個發洩的出口。

蔡伯南:對 ,一個發洩的的出口。

Q3.為什麼朋友都叫你菜脯?

 

主持人:我可以叫你菜脯嗎?

蔡伯南:噢 ,可以呀。 我同學都知道這個外號!

主持人:這應該是名字吧,就是蔡伯南的“蔡伯”。

蔡伯南:對!蔡伯南的菜脯。

主持人:OK,好有趣。

Q4.你在日本經歷了311大地震!可否和我們分享一下?

主持人:之後你就到了日本去作了學習,那段期間都在做些什麼?

 

蔡伯南:我去日本留學大概是在2009年,回想起來,差不多是3、4年前。那個時候去日本,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是去語言進修。我的工作在那個階段面臨了一個瓶頸。除了創作人的身份之外,我自己對於行銷方面有一些涉獵。我當了一年半的上班族。

主持人:那個時候你認為想兩個都試試看。

蔡伯南:對。我兩個都同時進行。後來,我發覺其實並沒有辦法兩者兼顧。覺得好像遇到低潮期了, 走到一個瓶頸,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走? 所以就想出去走走。當時那個時候還沒有非常知道自己的未來會變成怎樣。

主持人:恩 。

蔡伯南:那個時候差不多是26歲了。

主持人:26歲。

蔡伯南:對。

主持人:你人在日本的時候,剛好遇到311的日本大地震!?

蔡伯南:噢,對呀。那時候本來是我要回來的時候了。

主持人:是那一天嗎?

蔡伯南:我3/18就要回來了,記得是,好像3/9吧!那天是我們學校的期中考。然後我收到學校通知說: 因為沒有電車了,電車也都會誤點,交通大亂,老師也都沒辦法來學校,所以就取消期末考了。當時, 我人在東京,可是腦海的畫面突然就出現了小時候看的電影叫 酷斯拉(Godzilla)。反正就像在電影中的情境,大家是拼命逃的感覺。在東京是沒有這樣的。倒是,我走在新宿路上,看到大電視牆,例如你們在台灣看到很多國外媒體報導著一些很恐怖的海嘯畫面,在日本我看到的電視牆,畫面是一片火海,到處都是一片斷垣殘壁。我就覺得……。

主持人:世界末日嗎?

蔡伯南:有那種感覺。對未來不確定更重了。沒多久,我一位上海的朋友跟我說:mi na mi(南),你有沒有看到電視上,…核子外洩!(我的日文叫做(南)mi na mi。)當時他講得很誇張,核子外洩了。然後我就說 :啊?什麼東西?沒有看到! 後來他說是輻射外洩啦。當時只是傳出一點點風聲,日本是兩邊的狀況,一邊地震,一邊輻射,真是兩頭燒。也因為傳出那件事,外國人都幾乎攜家帶眷的跑掉了。當時我有很深的感觸,就在思考,留下與離開。我在想,我26歲,在日本來說,我一個外國人,本來就快要結束留學時光了。只是我沒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令我很意外。最好的朋友,大家都還沒說bye-bye,大家都各自陸續的離開日本,突然強烈地有“一個時代的結束”的感受。

主持人:哇  好可怕!

蔡伯南:呵呵。

Q5.為什麼會在文化大學教育推廣部的教吉他?

 

主持人:蔡脯你回國之後,就到文化大學教書是不是?

蔡伯南:恩,對啊。我從日本回來了,當時唯一的工作就是創作寫歌,有一位董基鑑老師,他也是很優秀的創作者。因為他在文大推廣那邊擔任詞曲創作的老師。他問我要不要嘗試教學的領域?其實,我並沒有想過當老師這件事情。

也是在當時, 文大推廣部需要一位吉他老師,教導兒童 。我那位朋友說他也沒把握教大概是小學左右這麼小的學生。因為當時自己還沒有安排其他特別的工作,於是就想說,來試試看也不錯。往教學的路走走看好了。畢竟我以前也是文大推廣那邊出來的學生。

主持人:恩恩,就想說教一下學弟妹嗎。

蔡伯南:把我會的東西統整一下。

主持人:教小朋友跟交青少年有什麼不同?因為小朋友感覺比較難Handle。

蔡伯南:小朋友,就是帶著他們,跟他們玩遊戲。

主持人:教的方法比較不一樣!

蔡伯南:對啊!其實就是使用引導式學習法。你的主軸是教吉他,當然大家也知道要來學吉他的,但是你一定還是要準備一個副菜。比如,我會準備一個BINGO遊戲,讓這個BINGO遊戲的主軸貫穿全場。就不要用這麼直白的名義。那麼 大家歡樂中,無意間就學到了東西。

主持人:給你們一顆蘋果。

蔡伯南:恩恩。

主持人:表現的很棒。

蔡伯南:對!

 

lcm-interview:kevin-tsai_06(主持人與蔡伯南)

 

Q6.談談你平常的興趣。

 

主持人:你平常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有什麼興趣呢?或是你喜歡從事什麼運動?跟我們談一下。

蔡伯南:我平常有在跑馬拉松。是回國的時候才開始的。

主持人:培養的興趣嗎?

蔡伯南:恩,培養的興趣, 對。

主持人:真的!

蔡伯南:因為其實我運動神經不是非常發達,有一天,有位朋友拉我去的馬拉松社團,於是我開始跑馬拉松。這幾年來,這風氣好像越來越興盛了 !

主持人:恩 ,對啊 。

蔡伯南:我開始發覺到我是一個會勇於嘗試事情的人。縱使跟自己的領域無關  ,但是覺得好像跑步這個門檻沒這麼難,反正就是去試試看了。

主持人:很棒耶!所以過程中,你發現自己是滿有耐力的人。

蔡伯南:耐力,對。我的耐力是比爆發力強。我從馬拉松一開始入門就是5公里、10公里、21(公里),最後我就去東京跑了42(公里)。這些在一年內噢,莫名其妙就跑完了(笑)。

主持人:好酷噢 !那你有嘗試過跑環島嗎 ?

蔡伯南:那個倒是還沒有試過 ,不過可以試試看。

主持人:應該滿有趣的,花一些時間,也可以看看世界。

lcm-interview:kevin-tsai_05

(蔡伯南)

 

 

Q7. 向我們介紹一下你的創作團Bubble 17。

 

主持人:聽說,你有一個創作樂團叫泡泡17?

蔡伯南:對。

主持人:噢 ?為什麼?好特別呀。怎麼來的這個名字?

蔡伯南:這個團名我們叫它Bubble 17,有時候也叫它泡泡17。這個團是我在2009年的時候跟我一位高中同學所組的團。 我跟這位同學很有緣分,不僅國中、高中同班 ,大學我們不同班,不過,我們當兵都還抽到同一連!真是沒想到。

主持人:哇!

蔡伯南: 退伍之後,現在我們倆,在同一個樂團了。剛好我們都比較喜歡Acoustic Guitar的東西。一把吉他能傳達出來的感動,就是這樣。同時,我們就在那一年認識了女主唱。

主持人:噢?

蔡伯南:她年紀比我們小一些 ,不過她很喜歡唱歌。

主持人:她17歲嗎?因為團名,呵呵。

蔡伯南:她現在應該是20幾歲左右。

主持人:那滿年輕的呀。

蔡伯南:她是淡江的學生。因為我覺得兩個男生唱歌,其實沒什麼意思。

再找一個主唱來,我們就跟她一起組團了。

主持人:雌性的, 呵呵。

蔡伯南:對 !Balance,綜合一下。

主持人:那你怎麼找到她的?

蔡伯南:本來她是幫我唱Demo的,也因為這個關係,就在思考,其實這個小女生很愛唱歌,不然我們就來一起玩音樂吧。

主持人:本來就認識了。恩恩,很棒耶。

lcm-interview:kevin-tsai_07

(文水藝文中心,三人團隊)

 

Q8.淺談一下,你在什麼樣的機緣之下,來到了文水藝文中心?

 

主持人:你在文水藝文管理整個空間, 有什麼比較有趣的事情和你當初不同的?

蔡伯南: 來到文水藝文中心是我以前根本沒有想過的事。

主持人:以前沒有想過的事情嗎?

蔡伯南:對啊。從我開始發表作品的那一剎那,我就覺得我要走創作的路。

主持人:上台唱歌覺得很開心。

蔡伯南:對。我還記得當時有位DJ叫Dennis,夜貓DJ。

主持人:WOW。

蔡伯南: 呵呵,對。

主持人:YA。

蔡伯南:他說 :歡迎你加入我們!我那時候想說: 啊 ,我們?那個時候只是單純了發表了一個作品,不覺得自己是公眾人物,而是一個幕後人員。進來這個圈子之後,認識了很多朋友。像是毛毛(Wave G),從事編曲的朋友,混音的朋友,有些是在音樂路上耕耘很久的朋友。還有已經從事編曲,在這個業界已經30年的老師。現在都是在同一個圈子裡頭 ,但是不一樣的世界與領域。

主持人:恩恩,覺得視野更廣了。

蔡伯南:對。

Q9.是否可以提一下,你對文水藝文中心的經營方向。

 

主持人:你要怎麼經營文水藝文中心?

蔡伯南:好的,文水這個品牌,他是源自於我們的家族,“文水”是我爺爺的名字。

主持人: 噢!所以是家族企業傳承下來的?

蔡伯南:這是家族企業,不過也是從我剛開始起步的。這個品牌是我父親他所創立的,文水藝文中心,這個地方。我們正坐在交誼廳這個區域訪談。我們希望這個品牌,能把文學/音樂/美術,這個領域裡耕耘的一些朋友作個聚集。

主持人:凝結力量。

蔡伯南:是的!雖然大家都是在各自不同的領域中有一片天地,但把這些歸納起來,都是屬於藝術。我覺得在這邊藉著辦音樂會也好,或是辦展覽也好,把這些愛好藝術的朋友聚集起來是我最開心的事情。而且,我認為文水所獲得的是超越我所能夠想像的。

主持人:恩恩。

蔡伯南:在文水這個場地, 我們有錄音室 、表演廳 、交誼廳,旁邊我們有一個稱為Mini Stage。

主持人:小舞台。

蔡伯南: 很多在業界的朋友,老師,他們很喜歡這個調性,就像置身於歐洲的沙龍音樂會。

主持人:恩恩,我看這邊的設備也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噢。

蔡伯南:對,什麼都有。我們的編制也是很迷你,加我在內,我們就一共三位同仁, 就是一組文水團隊,大家一起打拼!

主持人:恩恩。

 

lcm-interview:kevin-tsai_08

(文水藝文中心員工錄音室情形)

 

Q10.處於現在的經濟跟景氣, 流行跟古典音樂這兩塊,若在整合交流之下必定產生新的火花,你對這點有何看法?

主持人:現在的經濟跟景氣,你覺得流行與古典音樂,這兩塊把它們兩者整合交流之後,有什麼樣的看法?

蔡伯南:恩,我覺得基本上這是兩個不同世界的,雖然都是音樂。可是我覺得  彼此對彼此的陌生與差距感還是滿大的。這是從經營文水這邊的時候,在過程中所得到的看法。 流行是有它的影響力,很容易口耳相傳。一首雋永的歌, 或是一個商業廣告。你很容易看得到,例如:就像是電影。

主持人:是的,通常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藉由媒體,就這樣將資訊流傳。

蔡伯南:我覺得它(流行音樂)的影響力是比較快的。但古典音樂,我覺得它是有深度的。它的影響就是遠的,這兩種其一是快的(指流行音樂)另外一種,則是遠的(指古典音樂)。況且喜歡古典的人並不是非常喜歡流行音樂。

主持人:恩恩。

蔡伯南:有一點,我覺得,雖然,它們都是音樂,而且流行的基底其實是來自於古典的。像是我們現在所用的樂句,都是從古典的東西演變過來的。基於文水經營者的立場,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可以縮短兩者的差距,讓兩者認識彼此。現在流行音樂的樂器中,你可以經常在CD或是MP3聽到,越來越多音樂的編曲家,他們在流行音樂的作品中,很喜愛使用弦樂。

主持人:對!

蔡伯南:甚至他們會找科班的學生來拉弦樂。科班的學生,其實也很希望能夠藉由這些流行音樂,讓他們的能見度提高。所以我覺得在文水這邊可以做這樣的交流,我們有這樣一個場地,也有這些設備可以錄音。

主持人:恩恩,我想這兩者應該會產生不錯的火花。

 

Q11.面對現今獨立音樂的崛起,身為經營者的你有什麼樣的看法?

 

主持人:現在很多獨立音樂不斷崛起,  從你的角度來看,有什麼樣的觀點 ?

蔡伯南:獨立音樂。其實這10年,我覺得已經發展到一個成熟度了。在以前,獨立音樂對國際的唱片公司來說,它一直都是小眾市場,但是現在情況反過來了。現在的獨立音樂比較以前過去所說的小眾市場,已經跟線上的劃上等號了  甚至很多都還超越了呢。我覺得在文水藝文這邊希望能發掘到一些比較純的創作人。因為自己剛好是從創作人的身份開始發跡的,對於這塊我很感念。希望在未來能發掘到一些可能像是14歲的我,並不見得是年輕一輩。

主持人:那麼是?

蔡伯南:我最近認識到一位日本音樂人,他的歷程很有趣 。他以前在台灣從事外交的工作。年齡已經50歲了,但是聽到他的作品,真的很感人。跟他聊天,得知他很想在台灣有音樂上的發展。於是,  我引薦他到台灣的EMI版權,也因為他創作不錯值讓我推薦,所以他也成為了詞曲創作人。

(註:EMI版權,現在更名為Sony/ATV-EMI Executive Team)

主持人:他以前就開始寫歌了嗎?

蔡伯南:從前就有,40幾歲才開始創作,但我知道他以前可能是玩樂團的。

主持人:這個階段,開始要完成自己的夢想了。

蔡伯南:對。所以並不見得是年輕人才能完成夢想。我覺得寫歌這件事,自己本來也是一芥草民。一個素人,可以這樣說吧!可是慢慢這樣開始了,甚至我今天坐在這裡接受你的訪問,也可以說,很高興有人願意瞭解我的故事。真的,這一切其實是一路所累積起來的成果。

主持人:呵呵。

蔡伯南:我希望能把自己的歷程或好運分享給其他的朋友。

主持人:讓更多想走創作這條路的人,來到這個地方。

蔡伯南:對。

 

lcm-interview:kevin-tsai01

(蔡伯南)

 

Q12.成長階段如何面對人生的起伏?

 

主持人:你可以談談自己的人生到目前為止,經歷過什麼樣的起伏?

蔡伯南:14歲到28歲,其實這個數字是兩倍了。

主持人:恩恩。

蔡伯南:我覺得一路走過來都還算是平順,倒不是說平步青雲,也不會大風大浪。但好像一直慢慢地,像爬樓梯,不是直衝到底的意思。慢慢地,慢慢地走上去。在每一個階段,如果要我自定義的話,我覺得Maybe 14歲到20歲,是一個階段。然後20歲到25歲是一個階段。現在在走的是25歲到28歲,很像有些人說的面相學是嗎?

主持人:呵呵。

蔡伯南:從額頭走下來,我覺得是有點這樣的意思

主持人:呵呵。

蔡伯南:可是自己的感覺是,14歲到20歲是我自己創作最巔峰的時期。那時候聽了周杰倫的專訪,他說他的歌曲創作最旺盛的時候也是在那個時期 。人家說,這個時候是你比較單純,不會想太多事情  。

主持人:文思泉湧的思考。

蔡伯南:文思泉湧也是,然後最重要的是比較單純。

主持人:不會那麼複雜。

蔡伯南:人啊就是越來越大之後就開始有點身不由己了,以前是為自己而活 ,現在就開始體會人家所說的,開始為別人而活。

主持人:有很多壓力嗎?

蔡伯南:對,也會有很多人需要你。 我開始慢慢在體會這個時段也進入了。所以25歲到28歲是我現在就在走的歷程。

主持人:恩恩,那你覺得現在算是很平穩地在經歷嗎

蔡伯南:是要很戰戰兢兢的去努力每一天。

主持人:  那麼你覺得這些挫折帶給你什麼樣的進步?

蔡伯南:恩,就是吸引力法則吧!當自己悲傷的時候,你不要把自己處在越悲傷的狀態下。

主持人:要越挫越勇。

蔡伯南:對,反過來思考,要轉念。

主持人:恩恩。

蔡伯南:有的時候這個會屢試不爽噢。有時候當你覺得今天你的心情實在是糟透了,反而是要開始去挖掘一些在你今天認為是Lucky的事情。

主持人:恩恩。

蔡伯南:一挖,其實快樂就出來了。反正你要讓自己很快的離開這個痛苦的地方(停止你不開心的情緒)

主持人:趕快就轉個彎就好了。

蔡伯南: 偶爾可能就是發覺這點,縱使你只是硬抓出來的快樂。但是我覺得很有幫助。

主持人:恩  會讓自己Better 一點。

蔡伯南:人的念頭很重要。

 

Q13.寫下願望給未來的自己。

 

主持人:好的那麼我現在要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囉 。

蔡伯南:恩恩!

主持人:我們希望你能把自己的願望。寫給在你30年後,給未來的自己 。有些什麼想做的事情?什麼夢想要實現的?請你把它寫下來好不好呢。

蔡伯南:OK!

主持人:我們有準備一個寶物盒,裡面有心願卡。讓愛世紀當作一個收藏與見證,記錄下來 。這感覺就好像小時候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藏在樹底下。

蔡伯南:這是紅色系的,呵呵!剛好跟我今天穿的一樣!妳看,心願卡這裡頭有鈴鐺。寫給30年後的自己嗎?OK。現在28歲 。

主持人:30年後就58歲了。

蔡伯南:58歲的菜脯。

主持人:你會想退休嗎?

蔡伯南:還不曉得呢!不管退不退休,創作會是要一直走下去的路。

主持人:你會想要一直繼續創作。

蔡伯南:對啊,那是一種靈感。像是平常寫日記,寫部落格。或者寫Facebook  都一樣。那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主持人: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夢想?女生都希望開一間小小的咖啡廳啊之類的。

蔡伯南:我的夢想,我希望自己的樂團開始慢慢地蓬勃,可以在台灣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巡迴表演。這就是我的夢想了!

主持人:恩恩。 謝謝蔡伯南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

蔡伯南:謝謝明惠。

lcm-interview:kevin-tsai_14

(主持人鄧明惠與蔡伯南合照)

 

 

 

愛世紀聲像團隊

採訪:鄧明惠Ming

攝影師/音樂:WAVE G

剪接/字幕:江曉音

執行/企劃/美術編輯:江曉音

編輯/照片編修:江曉音

平面攝影:潘立昕

協力:文水藝文中心

 

2012/12/25

Copyright © 2012-2013 愛世紀聲像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12-25

About Author

admin 愛與文化的視聽融合。 愛世紀聲像是台灣自製的流行音樂與影像產品,堅持有價值的好內容!提供最優質的華語音樂的專業資訊與服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